近期,杭州和北京传出消息称:监管机构将会按存量借贷规模对所辖区域的P2P平台进行清理,部分平台已经接到良性退出的建议。但有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说,劝退是因为在检查中发现了问题,为此才给出了良性退出的建议。

国家对P2P平台的定位为:为个体和个体之间的借贷提供中介服务,利用技术手段对借款人进行风险标识,但不得接触资金、不兜底。

合规经营、风控能力强的平台,对于促进社会融资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会得到投资人和市场的认可。而对于经营不合规和风控能力差的平台,将会逐渐被市场和投资人所抛弃。

小平台由于自身实力较弱,在风控、成本控制、技术研发、现金流管理、业务模式等方面可能不如大平台强,相对于大平台更易出现各种运营问题,进而导致自融、资金池等情况。

由于自融等情况属于合性营问题,监管部门有权依法劝退。而对于合规经营,只是存量规模未达标的平台,强制清退会中断其正常经营,极易造成后期兑付问题,使投资人和平台的经营者遭受损失。

对于在检查中已经发现有自融或者其他不合规情形的平台,其继续运营会使更多投资人蒙受损失,监管部门应该予以坚决“劝退”。

从反面来讲,如果只以“规模”论,假如规模大的平台出现问题,那么社会影响面会更大,受伤的群众也更多。

为此,唯“规模”论不可取,退出与否还应看平台的业务是否合规。无论主动或是被动,退出过程都需合法、公正、有序:

一,需监管部门制定详细、可操作性强的退出规范

部分爆雷平台声称是良性退出,但实际却并非如此。

在兑付过程中,各种各样的兑付方案陆续出现。

有平台给出各种各样的商品兑换方案,但商品标价却远高于市场行情;债权转让,低至三、四折,部分债权收购人中竟然出现了平台高管。

有平台截留还款资金,编造各种理由要求借款人还款至非存管账户,但最后却未兑付给投资人。

还有平台提出债转股的方案,将投资人的债权转为没有资产的空壳公司股权等等。

在退出网贷行业已成事实的情况下,平台采取措施保证自身利益并无厚非,但如果兑付方案属于瞅法律空子或者利用监管无暇顾及的灰色地带的话,就需要多留个心眼了。

为防范平台侵犯投资人合法权益,一方面需要监管机构制定明确的退出规范,使平台的退出有法可依,杜绝肆意妄为。

另一方面,需要监管机构对平台清退的相关信息进行披露,使投资人充分了解平台相关信息后,再由投资人和平台协商退出方案,而并非单方面出台兑付方案。

此前,杭州、北京、湖南等地的监管机构在检查过程中发现了部分平台存在合规性问题,为此才进行了劝退。预计在年底之前,各地将会陆续出现监管机构主导的清退案例。

如能借本次全国统一检查契机出台详细的清退政策,则无疑是全国P2P监管的一大进步。

二,需司法机关对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惩戒

部分平台打着良性退出的幌子,却行收割投资人合法权益的勾当。

如某自融平台借雷潮,强制将兑付期限分为36个月;某平台提供债权兑换车辆方案,但前提条件是却对债权打折;某平台发布公告,后期只兑付本金部分,利息部分用于平台运营;部分平台,雇佣专业维稳团队,对投资人进行人身攻击、诋毁。

对于非法占有投资款、侵犯投资收益、人身攻击等侵犯投资人合法权益的行为,需司法机关进行严厉惩戒,以儆效尤。

如放任平台恣意妄为,一方面会助长其收割投资人合法权益的气焰,另一方面也会成为其他平台的负面榜样。

由于问题平台较多、人手不足,致使监管机构或者经侦无法对所有爆雷平台进行深入的调查,我们建议可借助借委会等投资人力量对平台实施监督和调查取证。

三,需协助平台应对挑战

退出网贷行业的平台会面临多种多样的挑战,其中网络舆论攻击和催收是最主要的两个挑战。

网络舆论攻击方面,部分别有用心的人通过抹黑平台或发布不实负面消息制造混乱,进而对平台进行敲诈,或者低价收购债权,从中牟利。

对于该类情况,一经查实,监管机构需严厉惩戒,以保证平台的退出秩序。

部分发布退出公告的平台,可能会通过关联方发布负面消息,在降低投资人预期后进而收割投资人权益。对于该类情况,则应对平台及高管进行惩戒。

催收方面,由于目前征信体制的不健全、客户群体分布范围广,使得平台在催收过程中难以对借款人有效施压。如催收效率长时间低下,平台高管或股东解决退出兑付问题的积极性也会大大降低。如监管机构能够协助平台解决催收问题,将有助于平台平稳退出。

同时,监管机构作为平台合法、合规退出的第三方参与者,以监管机构的身份对外发布平台退出相关信息,使投资人能够及时得到权威性信息,也有助于平台的平稳退出。

P2P行业是新兴行业,所涉及的借款人和投资人数量众多、分布面广,监管难度较大,考验着监管者的智慧。

对于违规的平台,主动清退是最好的办法。但不论主动还是被动退出,详细的退出规范和主动的监管才是保证投资人、平台合法权益的根本所在。